X

廣告載入失敗!開啓Javascript或/及關閉ADBlock!


【最後尊嚴】替孤獨死長者善終義工見證徘徊生死邊緣:在病床上捱時間是煎熬

發佈時間:11/29/19
作者:樂活心靈分享園地


https://www.happy-retired.com/images/photoupload/files/20191127184854/0elderly_thumb_20191125_D_1024.jpg

▲ 義工施清白替孤獨死長者善終還最後尊嚴。


施比受更有福,專注善終服務的榕光社義工施清白女士,20年來為過無數長者辦理身後事,見證過孤苦無依、孤獨死的長者、數不盡的悲涼個案,她決心為長者服務至最後一分一秒,為他們帶來溫暖,甚至簽下「無言老師」於死後捐出遺體,給在世的人上一堂生死教育課。「我告訴兒子,如日後發生什麼事、辛苦時,千萬不要救我。我見著很多病人在病床上捱時間,是很煎熬的。你再救他,只會捱得更辛苦。」

https://www.happy-retired.com/images/photoupload/files/20191127184854/DSC07891_1024.jpg

▲ (沈佩珊攝)

2019年香港人道年獎得主施女士,約20多年前已專注在榕光社做義務長者服務。她一直把握公餘時間探訪,只為幫助有需要的長者。


初初只想著假期有時間,不如去做做義工吧。但做著做著就發現,原來長者真的很需要人探訪、傾計、無助時幫忙他們。所以我愈做愈喜歡,也不會捨棄他們。


服務多年,施女士遇過太多難忘又坎坷的長者個案,但談到最刻骨銘心的,還是服務初期聽到長者哀求留下的請求。


猶記得最初榕光社在東頭村「洗樓」協助長者搬家,施女士隨機幫助及問候一名老伯,二人閒談了15分鐘。她離開時,老伯說了一句:


可否先別離開?平常我回到家中,只對著四面牆,而且膝下無兒,無人會與我閒聊,自己又不是外向的人……與你們聊天很舒服。


這番話讓施女士晴天霹靂,她馬上留下來再多陪老伯一會兒。


善終與善別


服務長者多年,榕光社一班義工意識到長者開始擔心身後事問題,故此開拓善終服務「夕陽之友計劃」,施女士當然亦參與其中。

https://www.happy-retired.com/images/photoupload/files/20191127184854/TRTC0880_1024.jpg

▲ 施女士(第2行最右)在榕光社做義工逾10年。(受訪者提供)

施女士認為未必每個長者都會結婚及有兒女,故此,在人生最後一程時,有機會無人理會。


可能被擺放在醫院殮房超過半年亦無人認領,終被葬於沙巔,無名無姓,特別冷清。


為免發生上述悲涼的情況,施女士上門探訪時,總會向長者介紹榕光社的「夕陽之友計劃」,讓長者預先做好身後事規劃,免得晚年淒苦。


施女士還記得第一次到殮房認屍,是有點兒緊張和害怕:


知道要認遺體時我都驚,因為對殮房很陌生,不知道內裏是怎樣的,又要見到先人的樣貌,所以很緊張。


但到了認屍的當刻,她不再害怕,因為遺體也只是不再呼吸的人,與活生生的人沒什麼分別。其後,施女士都會為先人妥善辦理身後事,例如安排火葬、撒骨灰等。


除了長者,假如殮房內有長期無人認領的遺體,社工都會轉介給榕光社,讓榕光社義工幫忙善終:


有些長者的子女長期在國外,沒法來辦後事;也有孑然一身的年輕人,如果我們不幫,真的沒有其他人會幫。


簽署「無言老師」捐贈遺體


服務10多年,施女士見證無數生離死別,她很清楚自己對死亡的看法:


隨時我們都會面對生死,是很平常的事。


而她亦已簽署「無言老師」計劃,於死後捐出遺體。

https://www.happy-retired.com/images/photoupload/files/20191127184854/DSC06029_1024.jpg

▲ 施女士已登記為無言老師。(沈佩珊攝)

我告訴兒子,如日後發生什麼事、辛苦時,千萬不要救我。我見著很多病人在病床上捱時間,是很煎熬的。你再救他,只會捱得更辛苦。


施女士對生死,看得很開。


轉載資料來源:香港經濟日報
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