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活新中年
X

廣告載入失敗!開啓Javascript或/及關閉ADBlock!


「你有沒有努力活著呢?」那些大體告訴我們的事

發佈時間:04/11/19
作者:樂活心靈分享園地


笹原留似子是一名修復納棺師。2011年3月11日,發生東日本大地震,她無償修復因地震而往生的大體,讓300多個家庭得以和摯愛好好告別;但她修復的不只是大體,還有家屬的心靈。肉體滅亡的無常,是告別人生的現場,每個人持續學習面對的。

往生者的外觀,有時會變成難以想像的狀態。背部、雙手、雙腳等壓在身體下方處起水泡亦是其一。有時整個背部長滿水泡,破裂後滲出大量液體,弄濕被褥。

這也是死後隨時間經過,屢屢會發生的情況。

為什麼會有水泡、屍斑?
很多水泡是因為臨死前仍注射點滴搶救,死後無法排出水分所致。

是故,我會對家屬說:「他很努力吧,竭盡全力奮鬥過了呢。」

不少家屬第一次看見屍斑,對那種異樣色澤吃驚不已。

「這不是瘀血,而是告訴我們,死亡來得很突然,是他之前一直很健康的證據呢。」

正如僵硬,死得越突然,屍斑的顏色也會越明顯。許多家屬一看見屍斑,就陷入深沉的哀傷。不過,不要緊的,變色的地方經過處理,就能恢復至完全看不出異狀。

隨著經驗的累積,我透過處理遺體所瞭解的事情也越來越多。往生者是死得很痛苦?或是安詳溘逝?在醫院奮戰多久?是如何撒手塵寰的……

透過皮膚和舌頭等身體狀態、屍斑和僵硬等死後出現的症狀,便能得知許多事實。

目睹亡者持續變化的外觀,曾經有家屬這麼說道:「他是不是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?」

一旦出現這種言論,事情就沒完沒了。贊成的人、反對的人,在亡者面前爭論不休。到最後,他們常常會問我這個納棺師的想法。

「當事人死亡時,是處於何種狀況?有什麼感覺?我想那是家屬亟欲知悉之事。」

我也想盡可能地告訴他們;話雖如此,不可能每個人都走得安詳,我有時也感到往生者說不定走得很痛苦。

我從遺體狀態察覺當事人曾經感到疼痛、受過苦楚時,就把它當成我和亡者之間的祕密。

然後,知道亡者受過苦楚時,我就說:「他生前是很努力的人吧。」而知道亡者曾經感到疼痛的話,我則告訴家屬:「他好像在說,謝謝大家的鼓勵。」

我也常說:「他說不定是想向你們表達感謝之意。」

如此一來,就不會再有人提到「怨念」「詛咒」「放不下」之類的字眼,其實大家都不想談那種事的。

「處理遺體所感受到的,就是不管是怎樣的往生者,他們每個人都教導我努力活著的意義。」

你有沒有努力活著呢?我總覺得他們正這麼問。

本文摘自四塊玉文創《最後的笑顏:莎喲娜啦,讓我們笑著說再見》,著作者笹原留似子

轉載資料來源:天下雜誌 (刊登日期:08/03/2019)

相關文章